京津冀三地政协主席再聚首,聚焦全产业链布局

2019-11-02 09:30:40

来源标题:匿名

如何理顺京津冀产业链。如何打破阻碍产业合作的体制和机制障碍?我们怎样才能把更多的北京科技成果推广到周边地区?今天下午,CPPCC主席京津冀联合委员会第五次会议在北京举行。三届CPPCC国家委员会第五次会议集中讨论了“积极推进整个产业链布局,加快京津冀协调发展”的深入协商和智慧贡献。

现状:

产业协同模式已经形成

所谓整个产业链的布局是对产业链各个环节的完整规划和组织,是区域空间中产业链各个环节相互关联互动和配置优化的过程。经过深入调查,京津冀CPPCC认为,目前京津冀地区整体经济实力不断增强,产业协调发展格局已经形成。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调查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委员会的大数据分析报告,2013年至2019年6月,京津冀新企业总数为304.1万家(不含分支机构),年均增长18.2%。新增企业在产业布局上表现出明显的产业协同特征:北京以R&D设计为增量方向,天津以资本运营为增量方向,河北以生产制造为增量方向。

以功能导向为导向的产业链支撑框架也基本形成。据报道,从运营企业数量和注册资本的产业分布来看,京津冀地区初步形成了产业链的支撑框架,北京优先考虑产业链的研发设计和应用服务环节,天津优先考虑产业链的市场流通和资本运营环节,河北优先考虑产业链的制造和市场流通环节。

就产业协同创新而言,三地也呈现出联合创新的良好趋势。从研发投资角度来看,北京侧重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天津和河北侧重实验开发。从专利角度看,北京注重知识创新和原创创新,天津和河北注重应用环节创新。2018年,北京授予发明专利的比例达到38.8%,天津和河北授予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专利的比例分别为86.0%和86.1%。在分工的同时,三地有明显的联合创新趋势。从2014年到2018年,这三个地方的联合专利申请数量将保持在4000份左右,许可证数量将保持在3000份左右。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委员会:

在重要节点建设制造业集聚区

“对北京70家企业207个主导产品关键成分的调查显示,京津冀地区近30%的主导产品是“零匹配”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委员会调查的一组数据揭示了京津冀产业链中的断链和断链现象。

调查发现,产业链中各个环节的发展不均衡,形成的产业链难以与人工智能、高端装备制造等高技术产业的上下游融合,上下游匹配率不高。制造系统得不到充分支持,产业链与创新链不整合,科技成果难以转移到最近的地方。2018年,从北京流向天津、河北的技术合同交易额仅占流向其他省市的技术合同交易额的7.5%,同期流向长江经济带各省市的技术合同占比达到50.6%。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委员会副主席林抚生在讲话中指出,应找出产业链中的薄弱环节,努力加强、补充和延伸产业链。三地共同设立产业协调发展指导基金。依托北京大兴国际机场机场经济区、天津滨海-中关村科技园、河北曹妃甸协同发展示范区等重点园区,基金将聚焦新一代信息技术、人工智能、生物医药等领域,加快培育和支持区域龙头企业和配套产业链,打造多个世界级产业集群。重点是沿京津塘、京宝石发展轴线,以及北京熊安新区、大兴国际机场周边地区,建设类似珠三角东莞、长三角苏州的制造业集群,以加强区域制造业体系的支撑。

在制度机制方面,应建立区域优势产业政策共享机制,促进北京服务业扩张开放政策、中关村创新示范区政策、河北天津自由贸易区政策、熊安新区创新创业政策等区域优势政策的交叉覆盖和重叠。创新区域利益共享机制,借鉴“深汕经济特区”模式,在北京大兴国际机场机场机场经济区开展试点。北京将出口科技创新成果和高水平的管理模式。河北将提供土地资源,促进北京部分产业向合作区转移。税收和国内生产总值的利益将由双方协议分享。

天津CPPCC:

建立互利互惠的利益分享机制

经过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天津市委员会的调查,认为要加快京津冀产业的协调发展,必须处理好区域协调与地方发展、行政手段与市场作用、产业协调发展中的大、小三个方面的关系。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天津市委员会副主席尚易斌在讲话中建议加强顶层设计和规划领导,在国家层面制定《京津冀产业合作发展规划》,对京津冀产业协调发展的目标定位、战略布局、重点任务和政策措施进行顶层设计。

他说,要加快建立区域统一要素市场体系,促进资本、人才、技术和产权的有效流动。研究制定监管衔接和资格互认的政策措施,促进产业平稳转移。建立和完善合作互利的利益共享机制,探索统一规划、统一建设、统一管理的“飞地”管理体制。

天津如何在京津冀产业协调发展中发挥更大作用?尚易斌建议,应该研究并制定一份北京非资本性功能性救济项目清单。虽然应优先向熊安新区分配救济项目,但也应考虑适合天津和河北其他地区的项目。充分发挥天津先进制造研发基地在北京科技创新中心和河北省产业转型升级试验区的作用。推进北京高校、研发机构和科技型企业在天津建立试点、转型和产业化基地,引导和支持天津创新型企业和龙头企业在北京建立研发和企业发展战略机构,在河北建设生产基地。

河北CPPCC:

以保税区为龙头提升承接能力

“渤海新区生物医药工业园目前只承担北京制药企业的原料生产。企业需要将原材料运回北京进行准备,这不仅增加了企业的生产成本,还可能在医药行业价值链的低端形成固化。”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河北省委员会副主席葛惠波举的例子反映了京津冀工业发展的代沟。

调查发现,京津的产业相对集中在知识技术密集型或传统产业的高端环节,而河北的产业结构偏向于低端产业。产业梯度差距过大,导致京津向河北溢出。大多数资源密集型和劳动密集型产业,如钢铁、家具、服装等。技术密集型产业选择在工业发展迅速的南方城市定居。产业链断裂,缺乏环节。没有形成互补的产业链,这也影响了产业链的延伸。

葛惠波在讲话中建议,政府应抓住在天津和河北建立自由贸易区的有利时机,依托天津港、天津机场、滨海新区、熊安、正定、曹妃甸、大兴机场等地区,重点发展新一代信息技术、现代生命科学、生物医药、高端设备制造、港口航运服务和机场产业,把促进区域产业链布局作为自由贸易区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 完善承接平台的配套设施和服务,积极承接北京非资本功能组织和科技成果转化,支持北京中关村、天津滨海新区和自由贸易区深入合作创新。

京津冀地区有300多个布局分散、目标重叠的平台。葛惠波建议积极推进“多法规融合”,探索开展全面、科学的产业绩效评价,根据不同园区的产业绩效评价结果和比较优势,科学调整不同工业园区的产业分工。

他还建议共同推进国家层面加强统筹协调,进一步优化京津冀地区重大基础设施建设布局,加强京津优质公共资源对周边地区的辐射,打造教育、医疗、养老、就业等公共服务的跨区域合作载体。,促进基本公共服务的逐步均等化,促进生产要素的自由流动。

极速飞艇购买